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七话 应当拥有的是朋友(2 / 2)



为了培养出与键坂家名相称的人才的教育方针。



与亲戚之间的算计关系。



不管怎么努力取得成果都不会给予好评的父亲。



我变得极度厌恶那些东西了。



(虽然夜晚的街道并非可以无法无天。但是……)



也是有看到深夜外出的孩子的话,就会上去找事并抢走钱的不良在的。



我表示拒绝并嫌麻烦就逃走了,但是被他们追了上来,等我意识到的时候……。



「——好厉害啊。你强大得令人难以置信啊」



我接下了不良们的挑衅行为,把所有人都弄得动弹不得之后,那家伙朝我这么说道。



「你有学什么格斗技吗?」



「是家里人要我学的。空手道之类的」



「哦!那巧了!」



「什么意思啊」



「我在寻找有本事的伙伴,——我说,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啥?」



「一起来组建不良团体吧!再起个帅气的名字!」



「那种的现在已经不流行了吧」



「不如说反而是潮流前沿!你有看过西RIBE的吧?」



「西……RIBE……?」



「什么!?别开玩笑了!现在去漫咖通宵了!我请客!」



这就是我和那家伙认识的开端。



因为我也无处可去,所以就跟着去了漫画咖啡店,在店员的建议下看了不良漫画,等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感动了。



在那之前我一直在学习,从来没有好好看过漫画。



「呐?超级有趣的吧?」



黎明时分的公园。和沐浴在耀眼朝阳下露出少年般笑容的那家伙一起,一边各自手里拿着便利店的点心面包和罐装咖啡,一边聊着漫画的感想。



不知不觉间就意气相投了。



我和他之间肯定是有什么相通之处吧。



「诶,你是初中生?还以为你年上呢,原来是同龄人啊」



「面相老真是抱歉了」



「不,与其说是老,不如说是成熟?」



「毕竟在老家总是和大人们打交道啊」



「嗯哼。看来你也有各种情况啊……对了。比起和大人们打交道,从今天开始同我一起和孩子们打交道吧?」



那就是开始。



从那天晚上起,我们两个就在夜晚的街道上转悠着,找到同样无处可去的孩子之后,就打听他们的烦恼并加以解决。



离家出走而无处可归之类。



被麻烦的大人纠缠之类。



被恋人威胁要进行复仇性行为(注:指将某人的私人性爱照片或视频在互联网上公开,以达到报复或羞辱的目的。)之类。



还有想保护被高年级学生抢走钱的朋友之类。



(幸好,我有解决麻烦的能力)



讽刺的是,我学习的护身术和区分脸色来操纵人际关系的技巧,都是在夜空下才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发挥。



「要是被发现是初中生的话,肯定会被瞧不起的,所以我们要隐瞒自己的年龄!」



他这么说之后我就伪装出年上的样子,结果就被有麻烦事的同龄人所仰慕,然后自然而然地身边就聚集起了一大群人,以孩子为对象的工作也越来越有效率了。



等意识到的时候,一个不良团体就已经形成了。



「没必要起团体名的吧?特意自报家门也挺俗气的,而且感觉会徒有虚名」



「徒有虚名……不错啊!那团体名就叫KAZARINA(注:徒有虚名,KAZARIDAKE)吧!」



「开什么玩笑。也太随便了吧」



「哈哈,你还是对我恶意这么大啊,KEI」



KEI。



因为讨厌自称『键坂』所以没有说出名字,结果那家伙给我取的外号不知不觉间就成了我的绰号。



伙伴会称赞那个名字。



敌人会害怕那个名字。



不知何时我的名号就广为人知,



等意识到的时候,我就已经染上了红色的头发而让自己看起来更像个不良。我成为了KAZARINA的领头人,成为了无处可去的孩子们的顾问,有时还会成为一个用策略和暴力解决已经腐朽到无法控制地步的止战者。



(不过,那样的生活也不赖)



在当时就读的学校里,只是因为叫『键坂』就会受到特别对待。



虽然是名门学校,但对家世也是很敏感的。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为有很多朋友而感到高兴,



『君孝真是个书呆子啊。他为什么要那么努力学习啊?』



『啊,他有悄悄告诉过我,他说想得到父亲的认可』



『啊哈哈!什么玩意,恋父吗!』



『要不是他是「键坂」家的人,谁会和那种书呆子友好相处啊』



有一天听到这样的对话后,我就对名校的生活感到厌烦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候是对“人”感到不信任了吧。



同学、老师、家人……到头来,大家重视的都是『键坂』这个名字。



(正因为如此,KAZARINA的生活才是理想的)



在老家和学校绝对体会不到的刺激。



用自己锻炼出来的能力让其他人露出笑容后感到的幸福。



没有算计,和我建立联系的伙伴。



以及,最好的搭档。



然而——。



「——抱歉,KEI」



理想的幸福并没有持续太久。



我至今仍记忆犹新。



被夕阳染成橙色的病房。



身上缠着的好几条的雪白绷带。



躺在床上的搭档露出满含歉意的笑容。



「我已经没办法再和你一起——」



在那天,我离开了KAZARINA。



数不清的伙伴。唯一的搭档。灿烂的日常。



那一切,我全都失去了。



#



「我说,前辈!」



我正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千冬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



「真是的,认真听我的咨询啊!」



千冬虽然表现出了生气,但看上去却是蛮开心的样子。



(说起来,和她相遇的时候她也是这种表情来着)



就在我还没有离开KAZARINA,还染着头发的时候。



我在深夜的街道上救了被大学生纠缠的她。



『让我也加入团体吧!』



虽然她这样拜托了我,但我怎么看她都像是个大小姐,所以就拒绝了。



尽管如此她还是纠缠不休,没办法的我只好和她交换了联系方式。



之后她就开始不停地给我发消息,我想着说如果一直聊动画和漫画的话,她一定会受不了而不再纠缠的,可结果——



『虽然以前完全没看过动画这类东西,但好有趣啊!前辈你喜欢的作品,再告诉我一些吧!』



结果她就像这样变得越来越沉迷了……。



而现在,她就变成了我重要的宅友,后辈酱。



「先不谈键坂的事情,我感觉梓最近一个人太努力了,你觉得该怎么办?」



「简单。不要让她一个人承担工作,也应该分配给其他人」



「嗯——但梓大多数的工作都是接受别人的咨询。有很多事情不靠她就没办法解决」



「这就已经很危险了。知道吗?维持集团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创造出让人觉得『没有这个人就不行』的被人依赖的明星」



「诶?应该是相反吧?足球什么的只要有一名明星选手的话不就能赢了吗」



「确实。但用那个方法达成的结果会导致队伍过度依赖明星,就会让所有人都围着明星转了」



那样的话就算赢了比赛,也是会有风险的。



因为那个明星会变成『无可替代的齿轮』。



「要是出现意外,那个明星选手离开队伍了的话?」



「啊……!」



「队伍就会崩溃。他们会无法填补明星不在而导致的空缺。所以无论多么优秀的人才也都要准备好替补,这一点很重要」



「原、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大家都很依赖梓的这一学院现状很不好」



没错。重要的是不要建立一个完全依赖单人表演的脆弱团体。



而是要建立一个以团队合作为荣的强大组织。



「不愧是前辈!还是那么的聪明!」



千冬摇晃着银发,表示感激。



但是,她的表情马上又阴沉了下来。



「只是,分配工作可能会有些困难。梓虽然有很多朋友,但她并不擅长向别人敞开心扉」



「不擅长?」



「大概是因为她被人称为『大家的朋友』,像是正义的伙伴一样解决了各种麻烦的缘故,她不太习惯去依赖别人。她没法和别人建立那么深厚的联系」



千冬的话我心里有数。



电车上,友利坐在旁边的时候我也有那么想过。



友利梓她过于温柔了。



所以才会不管什么麻烦都要一个人解决。



从她的角度来看,大概那只是为了不给别人增加负担的,为他人着想而做出的举动吧……真令人担心。



(一个人就想处理一切事情什么的,不过是理想论而已)



更进一步说,自以为可以一个人解决所有事情的人是非常危险的。



过分相信自己的实力的话,会犯下严重错误的。



「她也不依赖千冬你吗?」



「嗯……不太。梓在我面前总是很逞强」



“因为她见过我软弱的样子,所以就不禁逞起强来了”千冬有些寂寞地,这么告诉我。



就算对好朋友也不会建立深厚的联系……么。



简直就像是孤独的英雄啊。



「证据就是,梓她从来不会在我面前哭的哦?明明认识她十年多了,我却一次都没有看到过她哭」



「连千冬都没有看到过的话,估计她的其他朋友也都没有看到过吧」



「嗯。想必,今后也一定……啊,对了!趁这个机会,前辈来当梓的朋友吧!?」



「我?」



「你俩很像的嘛!而且前辈经验丰富很可靠的!前辈的话一定能给梓好的建议来支持她的!」



确实我和友利很像。



拥有力量的人帮助别人是理所当然的。



友利一定也会像以前的我那样这么想。



只是,我觉得一个人过于勉强的话也是不对的。



(从这种意义上,确实是必要的)



能够让友利敞开心扉,建立深厚联系的对等的人。



但是——。



「重点学校的学生和我这种前不良可不搭」



「你不是和我相处得很好嘛!而且过去的事情只要不说不就不会暴露嘛?」



是这样么。



无论如何掩饰,过去总有一天都会浮出水面。



要是和友利搞好关系之后,我的真面目暴露了的话……。



(会给友利也添麻烦的)



到那时,友利会怎么想呢?



「——那家伙和我只会是同班同学而已」



我用小到千冬听不见的声音这么对自己说道。



那天晚上和千冬通完电话之后,我也没有心情去看友利的隐藏账号了。